(10月)我对“网络”与“问政”的零碎言论

  • by

我对“网络”与“问政”的零碎言论

——关于地方网络对政治的影响力思考

今天傍晚,心里有一点小想法,刚打下以下一点胡思乱想的文字,也不知写什么,权作零散思绪的即时记录:

随着吴川近来出了许多在全国都声誉不太好的事件(土地、强奸,教育、杀人与抢劫等诸乱象),或上头条,或上关注。焦点与新闻的事件“可能、或许”会促使人们对当地的事件有了更多的关注热情与在其生活方式中形成的关注行为习惯及其心理逻辑。人们开始有了更多居于某种成份性质的谈论,关注与传播,在这个过程中获取到消费新闻事件的日常兴趣,并在它的日常行为方式中形成行为习惯。

民意的开放,信息的流通正是促进地方百姓民智开化与社会前进的展现形式之一。正是在打破与沟通地方信息封闭状态的过程中得以促进公众影响力的形成,促进公平,正义与民意公开,理念与价值形式的传播。从而引发了地方百姓居于传播的与分享力量的产生,作为行动的源动力与集体行为的引爆点。

另, 这,亦在促进地方网络平台及其相关媒介的发展。事件的传播与分享,民意与舆论的压力形成,会促进“地方网络发展”与“当地政府的可作为”与“民生的改变”。普天之下,虽莫非王土,而一朝之政,莫又不多惧民意,民变。

未来吴川更好的发展,可能会因为某种居于网络与平台或传统媒介(电视或纸质媒介)的关注促进地方政府做出更多的改变,可能性多一点的致力于民生,公共事业。舆论的压力是地方政府做出改变的因素之一。这种因素的发展,得益于网络发展与民意的关注与参与,得益于信息传播,得益于传播力与影响力,从而促进“开放社会”的形成。

  

————————————

  ◎附录:“开放社会”在百度百科的解释:
  开放社会,这一概念乃由哲学家亨利·博格森(Henri Bergson)提出。意指在如此的一个开放社会中,政府容许并接受民间的批评;政府行为透明;它不是集权社会,个人自由和人权是开放社会的基石。见:http://baike.baidu.com/view/3057150.htm
  

2013年10月

毕于湛江吴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