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关于安全生活方式幻象的思考

  • by

在许多人的生命当中,它们却都并非仅是希望一寸方土,画地为牢,让日历拉扯着命运的局促不安,看着岁月的年年消逝生命老去而无所作为,都希望可以在其有生之年“随波逐流”领略风光无限,以此来体现其生命存在的鲜活,作为英雄传奇的对于鲜血的义无返顾。如果蒲公英的种子不能凭风起舞,哪么美丽的妆衣对于它而言便成为英雄的落日挚言,只会被微风吹落大地打几个转,再悄无声息地埋进泥土。只是,曼妙的舞蹈却只忠爱千山万水,正如同农人蓑衣独钓寒江雪,丝丝小雨,灯火朦胧,画起江南春早。

 

然而,你,我,彼此间在生活中诸多挫折面前,那种对于生活差异化追求的心境却有回潮为执著于熟悉的、保险的、庸懒乏味而安全的生活方式可能,因此,便制造对于人生追求的幻象及其价值异化。如果,生命不在此处,再柔软的风也会寒风砭骨,如覆寒冰,午夜惊醒,坐听窗台,夏雨晰沥,响过最后一声蛙鸣,然后秋风扫落满地金黄,又是腊月寒风。

 

如果,一个人在它生命中未能秉持起恒久而安如磐石般的价值理念以及记住它最初的梦想,以致使得其后期的人生轨迹愈为此种幻象所控制。如果,一个晶莹锡透的贝壳被海浪从深海中推上沙滩,便只能安静地等待落日黄昏,孩子把它捡起,蹦跳回家,等待母亲的赞许。只是,乘风破浪的血性传奇早已丢失在零碎的沙堆里,埋没了它肉体的触角。

 

当一个人越害怕不稳定因素的时候,就愈执著于其熟悉的生活方式,以此来制造不可预测性已经被制服的幻象,它的执著力更加地体现在把其自身个人的生活模式加以固定化,以求去对抗自己生命当中那种深深的不安全感,最终……

 

哦!最初的价值,最初的理念,最初理想,最初启航的地方是什么?——我这样地,轻轻问自己。

今夜,已深。

 

2012712星期四

零晨146分毕于湛江吴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