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年6月06日

对近年国内“狼道”流行文化的思考与批判(之一)

——文化外衣下面的贫乏与其肤浅的理念批判

 

题记2006年年底,其时我正欲介入某一些团体去做一些事情,而一直持续至2010年年初我开始消静自己。我都接触到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人物,它们与狼道文化具有极大的联系——因为都根存于一个商业目的背后的哪种文化体系。因此,今天在我的阅读视野里面,在我的反思里面,在我的沉默里面,便似乎隐约有了一些经历背后的价值沉淀?追忆,哪些所有的,白天与黑夜,征程与前进,认识与反思,使我似乎便想以一种非常艰涩隐晦的语言写下一些只有自己能懂得的——狼道价值的文化基因及其理念逻辑的体悟,以此作为一些阶段性的人生反思,以求在价值沉淀的道路上得以精进,以求能够让哪许多零零碎碎的生命历程都可以进入审美的层面具有其将来做事的指导意义?

 

一头狼,爬在书面上,獠牙露爪,腥味十足,谓之开疆扩土,草木皆兵,近年来,国内狼道当头,一场“狼文化”似乎正在中国的各大书店里铺天盖地,大有重塑国民思维模式的雄心壮志?而……

 

凭借其绝佳的商业炒作从而把哪些极其贫乏的思想乌托邦的鬼魅捧上大众视野获取其趋之若鹜的狂热,以求统领当前整个中国后工业化时代下面的公众意识形态,以求重新树立其价值的标矢,转换整一个生存的话语控制权力。它们甚而至于要对抗起来的不仅是一种对于未来的国人价值的追求与实践,而且尚且大发其狼道之野性,较量于几千年以来哪种沉淀凝重安如磐石的传统文化。

 

在这里明显的偷换了概念。几年以来,一种被称之为狼道的文化正在中国的大地上到处肆虐,以其说是以其知识的哲学思辨而能吸引了大众的跟风与研习,不若说是以其虚构的个人行为艺术式的英雄主义标签所附带的概念产生其影响力。然而弊病却在于,当个人的行为艺术成为一种文化的载体产生其对公众的影响力时,最容易犯的问题莫过于行为艺术的影响结果与其本身客观存在的混淆。如果将这两者等同于一体时,往往便会缺失社会价值判断标准从而在公众的狂热背后不分青红皂白,最终便会是上帝与撒旦共舞,魔鬼当道,孤魂四起。从文学的审美角度而言,审美意象并没有与其所要传达的文化理念有必然的关系,正如同糖衣包裹下面的炮弹,正如同艺术行为与行为本身的价值承载——而魔鬼的眼睛却躲在暗处,让芸芸众生去打开这番多拉之盒。从社会大众的心智层面而言,当一种审美图象被另一种夹杂着狂热扩张力拉进去之后,便必然地被迁置于一种极其空旷的存在感层面,而……行为艺术本身往往比任何一种纯粹客观的叙事对公众具有更大吸引力。这背后更加恐惧的地方却在于审美叙事本身哪种迷幻色彩包含着的价值理念。

 

而对于社会大众而言,从其狂热的热捧现象背后,体现出来的却是一种极其表面化平面化整齐划一的强力意志的价值追求。

 

真正一件事物之所以可以吸引大众的行为变异,在于其所需要的东西可以在另一种客观载体的身上得以实现。正如黑格尔在其《自然哲学》中所言的,人类对于客观的认识,却不是来源于其客观的本身而是在于它自身的哪一种功利目的选择上,从而造致了人类对于自然认识的困境。而今天,哪种狼道文化背后所象征着的整一个达尔文主义丛林法则的生存竞争意识,完全建立于一种当前甚器尘上的拜物主义,以此推生出来的哪种功利至上的社会价值标准被选择的合适性,这种工具理性大行其道的社会土壤用它的“肥沃”培育出了狼烟满天的“美丽慌言”,作为大众狂热背后的源动力,正准备在这片被称之为中国的大地上开始塑造起一大批价值观扁平化的社会大众。许多目光短浅之徒开始大声叫器,它们将会代表的不仅是未来的价值践行,还将要推翻的是以儒学对中国进行几千年奴化统治的价值体系进行全面的瓦解,一切慌言背后是社会大众心智的全面妖魔化与工具异化。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式的丛林法则生存斗争哲学,所有的思维都围绕着个体利益来展开整个人生的价值叙事。它们所没有想到的事情是,任何事物的存在自有其合目的自在,正如诗人于坚所言的,任何一个生命都需要锲合的宇宙之大道其随适性,而非一种绝对的非此即彼的价值排斥与批判辫打。如果生存里缺乏其黄昏恋曲的审美意义,我们比一颗小草还要渺小,形如蚁蝼。因为我们已经开始在反人性反文明,而替之以一种血性的飞扬跋扈,背后的精神困境是“局量褊浅,规模卑狭,此论事功”的合目的论,以此,何以修之以王道?

 

但,这种存在层面的背后到底缺的又是什么?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晚上2130

毕于湛江吴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