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社会生命生产机制的反思

  • by

生命,如果一旦进入社会,如果它不是因为个人的梦想,热情,激情,兴趣,使命而展开其整一上生命的历程,以建立其人生的最高成就为出发点而开展的生命历程,哪么,这便无可避免地进入社会的关于人的生产机制中去,并且,并且以这种社会对于人的生产方式替代其生命本身的天然的个人的独特思考力,并以此顺利地连接为个人的生命对于当下的物化社会的连接。

祖先的故事,身边的榜样,如果不是从个人主体本身的思考出发而进行的学习,而仅是基于一种生存的责任而成为别人的另一个剧本的演绎,哪么,从这个意义层面上而言,个人的自身的独立的生命体实质上是死亡的,从来没有出场过的,自己只不过是别人影子的魍魉而罢了。只是简单地将别人的剧本演绎为自身的故事,实质上是丢掉个人的独立思考,兴趣,使命,梦想,因为任何一种生命,它必须寻找属于它自身的剧本,而不是寻找别人的优秀的剧本,有些时候,如果哪个剧本和自己的热衷没有关系,哪么,别人的剧本和自己的生命本身是没有任何必要的联系的。

要知道,生命的故事并不等于生命的本身,不能简单地将生命的故事来替代生命本身的独特存在。剧本只不过是一种对于生命的演绎方式,但是生命可以有无限多个剧本的表现形式,如果只是以一种剧本的表现形式来替代生命的本身,这实质上是一种本末倒置的形式。

本命的本来的形成是完美的,充满着对于世界的创造力和表现力,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伟大的奇迹。我们对于生命本身的引导不是剧本的引导,剧本只是生命本身的一种表现而已,在剧本的这种表现的过程之中,它可能是表达得不充分的,有缺点的,但是这并不等同于生命的本身。我们应该懂得遵从内心的声音去建立我们的生命,而不是以别人的剧本形式来限制和要求我们自己的生命形式。否则,生命的本身的意义对于我而言,便也就失去了它的发生和延续的意义了。

在空旷的原野上,一棵树立在哪里,是如此之完美,它仿佛拉住了空气,停留了时间,定格而成为一种永恒。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马儿奔跑在广阔的平原之上,沉鱼落雁,草长鸢飞,这都让我们感受到生命之美,但是当人要以它的生命本身充当起某一份社会角色并且以这种角色替代而成为其生命的本身,并以寿命为限制来结束整一个生命的故事演绎的时候,它就只不过是一种生命故事的表达方式之其一,但我们不能以这种表达方式之其一而认为这就是生命本身。因此,从这个意义层面而言,剧本不是生命,但是人的生命里会有剧本。在这个世界上,有多人芸芸众生,在以它的剧本来替代它的生命啊,在以别人的剧本来替代它自身的思考力,来以别人的剧本来表达它的生命啊。如果这样,人借籍着上帝之荣光而降临到这个世界之上,到底有什么样独特的意义呢。

如果,以这样的一种视角来衡量生命,这个时候,我们就会发现,有许多人之生,实质上,它的生命的意义早就已经结束了。无论这生命延续的时间有多么长,但是它都只不过是在体验别人的故事,在重复别人的故事,它或许由于职责,或许由于道德要求,或许是由于生计所迫,或许是由于。。。。。。。于是,生活,常常会让我们觉得充满着扭曲,情不得已,按部就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岁岁如此,年年如是,而时间如白驱过梭,而生命本身却并无真正的故事可言,这难道不正是生命本身之于自己的意义而言,是一种莫大的悲哀吗?我们在等着别人的要求,等着别人的分配,等着别人的评价,等着别人的奖赏,而我们却从来不知道自己是谁,又或许我们早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这一切,站在生命的终极价值上面而言,到底又是为着什么呢?似乎最终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巨大的空白罢了。

岁月勿勿,有些时候回头看看,哪些所谓的美,所谓的掌声,所谓的评价,所谓的善与恶,所谓的笑与哭,起初我们是如此之重视,但是岁月经年,回头看看,却似乎都与自己的关系不大,而我们却又在这些关系不大的东西的铺垫或者谨慎的注意的过程之中一路走过来。回头看看,我们自己却似乎只是一个牵线木偶,我们只不过是在演绎一个不知从何处学习而来的鬼魅的影子罢了。

今天,如果我们做一件事情,我们先不问剧本本身,而先问一下自己,认真听取一下自己内心的声音,问它,这是我想要的吗?或许,在2018这新的一年来临之际,我们会有不一样的做法。

我们应该建立起对于生命的热爱,而不是建立起对于别人的剧本故事的喜爱。做自己,是人生最有价值的以及唯一的使命,这是上天所赋予众生的平等的权利。任何一个人,能够以身命躯体的表现形式来到这个世界之上演绎自己的生命的故事,这个权利,就是一场生命的奇迹与荣幸。我们都应该努力把它变成生命的盛宴。

2018年1月13日星期六下午毕于家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