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闲记】谈黄昏

  • by

黄昏这个词,自由而实在,散漫,荒野,带给人柔软的感觉,如同乌儿划过天空,辽阔高远。

当黄昏来临的时候,我们寻找回家的路,停下来,慢起来,灰尘,泥土,光影,牛群咀嚼,倾听,远眺。夕阳西下,画下远方树的暗影,连接天与地,土地沉默,天地有大美。它的局部,呈现着各种细节。黄昏的美,美在人与大地建立的联系。

只是今天,我却蓦然感觉,黄昏,已经成为过去式的记忆。因为,每当黄昏来临的时候,我只是穿过人流的街道,走过菜市场的角落,回到家,关上门,煮一顿饭,小孩坐在五颜六色的积木前,搭建新世界。厨房里,抽油烟机隆隆作响,直至熄灭炉火,开灯,吃饭,天黑,天空只在阳台露出一隅,自忙着并没有向人打招呼的闲暇。

我觉得,今日的所谓的黄昏,已经被概念化,越来越成为格式化生活的标准答案,单一而明确,线条规范,如同行道树中的一棵,被选择,随处可见,整齐划一,毫无区别,已不是曾经的五彩缤纷,斑斓梦幻,个性化的,各种各样。

生活的时代化,数字化,使人失去地平线,失去光的变幻,失去大地,只是生活的注脚,渺小而卑微,在一个巨大的时代幻象中,前进。今天,黄昏只剩时间的概念——黄昏已经逝去。黄昏只有我们的身体而没有大地,只有到处的高楼划碎的天空,而没有苍茫的辽阔的原野。我们在大地面前已经成为陌生的孩子,我觉得,今时今日的黄昏,只是下午五点?六点?人流?车辆?终点?一顿饭,睡前作业,明天的清单安排……

黄昏已经在这个时代退场。钢筋水泥,隆隆作响,焦虑地向前,把大地铺砌成20世纪伟大诗人艾略特所预言的“荒原”。

我们的,二十一世纪,光亮。

龙玮 2018年11月9日星期五晚

毕于家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