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门之后,我们去哪里?

  • by

本文按:如果疫情过后,门打开后,我们会去哪里?

文章分类:对我们观念的反思

 世界生态文学和大自然文学的先驱,普里什文在《大地的眼睛》里说:“不知为什么,我们好像觉得,如果是鸟,那么它们就多半在飞,如果是扁角鹿或老虎,那么它们就在不停地跑、跳。实际上鸟是停着的时候比飞的时候多。老虎懒得很,扁角鹿常常吃草,只是嘴唇在动。”我想说的是,我们每个人的身体,都是自己的观念之城。许多认知,未必见得正确,但我们常常是——习以为常地,顽强地,保卫着这些“重要”,并代代相传,难道不是吗?(龙玮)

1

三月份了

一转眼,已经快三月份了,是的,快三月份了。再过一个多月,就是清明节了。

今天,顺着窗口,往大街上,望过去,偶尔地,零零星星过去的,依然是戴口罩的人。

6883572c11dfa9ecd58240f76cd0f703908fc176

初春的三月,外面的世界,可能已经是草长茑飞,春阳满树,蜂围蝶阵,鸣蛙满田了吧?但是,今年的大地,并没有向人们,打开它的气息。

2

爷爷,走好几天了!

昨天,看新闻说,湖北市某小区,社区工作人员,上门排查疫情时,发现一个令人震惊的事。

一个大约五六岁的男孩,和自己71岁的爷爷生活,但是,他的爷爷在过去几天,已经在家里过世。当问其爷爷去哪时,小男孩答道:已经死好几天了。

随后,工作人员,果真在其家里,发现了老人的遗体,嘴角上还留有血迹,身上有小男孩,为其盖着的一张被子。工作人员问小男孩,为何不出去找人帮助,小男孩答道:外面有病毒。

这是新时代,却出现这种事,多么让人难以想象啊!

五六岁的小男孩,是以一种怎样的身心,去渡过哪几天的?日后,这种童年记忆,会被它幼小的心灵,消化掉吗?想想,都觉得心里,让人有难以释怀的痛闷。

ZR8]]K5GM06HA5TS`8$1PXK

3

身体,是观念之城。

据后来的了解,小男孩在其爷爷过世后,靠吃剩余的饼干,渡过了哪几天。

试想,当时,如果没人上门了解情况,这个小孩,或许,会在随后的几天里饿死,跟随它的爷爷而去;试想,如果当初,它爷爷出事之时,能够走出门去,告诉其它人,哪么,情况是否会好很多?

问题是,它不敢出去,因为外面有病毒,这句话,如同孙悟空头上的禁锢咒,无法破除。门,就在哪里,但是,他不敢出去啊!

这不是行动能力的问题,这是意识观念的问题。走出门去,出门去,就是生路!其实,这个事情发生后,我们依然有一种后怕,也就是,如果没有人发现,在随后的几天,小男孩真的会自己出去吗?这时,我们就会隐隐地在心里,有一种对于幼儿关怀怕其在事实面前无助受害的恐惧。

我们真想对他说:

孩子,出去吧,你要寻找活路!

f889f2d3572c11dff77da9c36d2762d0f603c276

4

背后的生活

前两个月,看到一首诗,感觉写得非常好,如画一般,用简单的语言,表现了活生生的世界,诗是这样子写的:

城市死了

夜晚的街衢

空空荡荡

天上没有飞鸟

地上没有鸟人

城市死了

人行道上

躺着几只被抛弃的口罩

白森森

像是死神

城市死了

一只流浪猫

躲在路边

废弃的老屋里

等待着送食的人

所有的生命

都萎缩进一个

狭小的空间

一个叫家的地方

琢磨着明天

有明天是幸福的

怕的是

喘息成一个洋字码

或者没有资格

成为一个数字

夜晚的街衢

天上没有飞鸟

地上没有鸟人

然而城市没有死

它只是在完成一个孕育

凤凰涅槃

—《夜街行》

这首诗,写得真好。在疫情面前,人们都用屋子,把自己装起来了。城市是静的,其实,家,也是静的。一转眼,三月份来临了。问题是,如果疫情解除后,把门打开,我们会去哪里呢?

如果说,一个小孩子,很容易地,就被一句话,锁住了。哪大人,不也是一样,会用它既有的观念,作出他习以为常的事情吗?

作家崔翔宇说:“当我们陷于某个人生困局时,困住我们的不仅有外界的客观现实,还有我们过去的经历、习惯和思维惯性。这些东西会在我们思考时自动植入‘隐含假设’,从而限制了思考的角度和范围。”

按照往年,现在这时候,绝大多数的人,都早已成为了,春节后返工大潮里的一员,我们乘过呼啸而过的列车,走过熙熙闹闹的城市,成为某个岗位上的一员,开始新一年的劳作。

但此时此刻,我们在家,我们安静,我们思考,我们倒是想,到野外去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看鸟,看树,看花!把自己置身于大地之中,用春天的衣裳,来把自己装点。

微信图片_20190602153348

5

我们是大地的另一个命名。

这段时间以来,好像在死亡与我们擦身而过之时,人的内心,更渴求,感受世界的气息,领略时光,欣赏白天与黑夜。人越在生命的边缘,就越发觉:万物皆有灵性,万物皆通人语。因为,我们知道,终有一天,自己也会归于尘土,孕育万物,化为万物。

正如同,2018年的时候,日本影人树木希林去世, 树木希林多年的合作伙伴是枝裕,和代表众多好友起草悼词中写到:“我总觉得人往生之后,会存在于万物。我失去母亲之后,反而觉得母亲存在在周遭的一切事物中,会在街头擦肩而过,会在陌生人中忽然发现她的身影。这样想着,就慢慢超越了悲痛。现在,您的家人失去了妻子、母亲、姐姐、祖母,遗属的哀痛是无法估量的。但是今天的别离,意味着您将超越肉体,活在世间万物之中。”

微信图片_20190602153149

正如同:美国作家米奇-阿尔博姆,在《相约星期二》一书中所写的:“我每天都从窗口看外面的世界。我注意到了树上的变化,风的大小。我似乎能看见时间在窗台上流逝。这是因为我的时间已经到头了,自然界对我的吸引力就像我第一次看见它时那样强烈……我想看见时间和季节,看见我的人生慢慢地在流逝。”

而今天,当大多数的人,都停下来时,我们,反而窥见了潜藏在生活背后的生活。试想当门,打开之后,你要去哪里呢?你又将会怎么计划这已经不算新的一年?

6

生命拐变的地方

在生活中,我们会遇见这样的情况,一只被围困在家里的小蜜蜂,当它想要朝窗外飞出去,而又被窗玻璃挡住的时候,它会一直地用头,碰撞哪个玻璃,做许多无用功,其实,它只是想出去。就好像飞蛾扑火,其实,它追求的只是光明,而不是火与死亡。只是,它误把火当作了,能引它走向新生的光明而已。

我们每一个人的脑袋瓜里,都装着很多“重要”的东西,好多年以来,它都仿佛是:固定的,不变的,根深蒂固的,它限制着我们每个人,反而使得很多人,花光了它这一辈子,依旧碌碌无为,无所收获,无所作为,甚至,也没有走出一生的趣味。但是我们依然,习以为常地,顽强地,保卫着这些“重要”,并努力把它传递给下一代,难道不是吗?

正如同科学家纽鲍尔在《什么是科学》中所说的:我们的主人公,来自哪里,以及他们何时发言,是一个极大的秘密。我们从祖母的神话故事,及自己身边的其他媒体——电影、书籍、广告中认识了这些主人公。这些媒体(无意间),传递了好几个世纪的故事,主人公的原型可能是数千年前的,代代相传的,进入现代并被改编成适应当前社会的人物。用荣格的话说:“作为灵魂特征的主人公,不是根据我们认知的人出发的。”

正如同塔木德所说的:“我们没有看到事物的本来面目;看到的仅仅是我们自己的样子。”经济学家,托马斯-赛德拉切克说:“在现实世界中,人所看到的仅仅是幻想,仅仅是一场展示个人所知真实世界的皮影戏—一对于他来说,有形的并不代表真实。”

我们今天所形成的所有的观念,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之中,无不是从这里或者哪里,身边的这个人或者哪个人,一点一滴编织而成,都带有极大的随机性,偶尔性。

对于一只苍蝇而言,其实,它换一个角度,绕一个弯,变一个方向,它可能所付出的努力,就会让它寻找到生命的出口。因为,另外一个方向,可能就是门口。

无论你今天要面对什么,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坚持下去,给自己一些肯定,你比自己想象中要坚强。

7

笨鸟先飞,是个愚蠢的笑话!

中国有个成语叫作笨鸟先飞。其实,我觉得,笨鸟先飞,这个说法是错的。

笨鸟为什么能够先飞呢?懂得先飞的鸟还笨吗?笨鸟是先飞不了的。因为无论它怎么努力,它都飞不过聪明的鸟儿,就如同乌龟和兔赛跑一样,无论它怎么加倍努力,其实,它都跑不过免子。

问题是我们首先预充的是免子会偷懒,只要自己加倍用功就可以成功,其实这个预设是有问题的,是一厢情愿的想当然,因为,聪明的鸟早就先飞了,它还会输在懒上吗?这令人怀疑。

笨鸟要的不是先飞,苍蝇要的也不是一直朝窗口飞,而是找对一个方向,然后朝着哪个方向,慢慢飞,它才可能成功的起飞,飞出它的自己。它要的是变轨道,找好方向。

109做自己:走自己的路

8

把心门,打开

我们对于一切习以为常,我们做很多事情,都带有极大的惯性,表面上看,哪只不过是一年小事,但是,我们发现,它已经是我们的习惯,融进入我们的肌肤和血肉之中。我们在哪些事情上面,已经习以为然了好多年。问题是,这就是生命的全部了吗?我们能够凭借这些,创造生命的丰盈吗?

试问:生命与生俱来的属性是什么?人来到这个世间,带着什么目的?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我们都把一生的时光,花到了哪里?当门打开之时,我们,会去哪里呢?

我们不知道,在我们过去的生命之中,有什么值得纪念的日子,看到有人说:其实,所有的日子都值得纪念,值得铭记。只不过,我们作为凡夫俗子芸芸众生,事先并不能洞察,每一个平凡日子,所蕴含的玄机而已。正如同陶杰在《杀鹌鹑的少女》一书中所说的:“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我年少之时,非常喜欢武侠。想起,在金庸所写的《笑傲江湖》里,有一个很让人难忘的情节。当年一代宗师风清扬,在教令狐冲独孤九剑时,最关键的秘决就是“破”字。用九大招式,破除天下所有武功,以无招胜有招,杀尽仇寇,败尽天下英雄,再无敌手。一个人,它需要破除原有的“执”念,破门户之见,破江湖成见,破陈规陋习,破认识边界,才能走得更远。

aa64034f78f0f7367f57adc3b6d4241ce9c413ca

想起,中国的近现代史,在晚清之时,我们在洋务建设上花的经费还少吗,洋枪洋炮少吗?当年英国带来区区3000多人,美军2000多,法军800多,奥军58人,意军53人,都没想着会赢着回去,清朝号称百万大军,打不赢2万左右的八国联军,为何输得这么惨?因为当时,这个国家从上到下,所有人的观念里,都觉得自己是上国,外邦是夷狄。我们输的其实是传统的治理模式,文化理念,见识视野,落后而腐朽,狭隘而偏执。

或许,我们要做的是对我们的观念,做出观念上的思考,然后,调整和寻找,一个属于生命的出口。有时候,我们惶恐,隐忧,伤心,希冀,计划,做出改变,追寻和体验生命的故事,归根结底,只是不想白白地,丢掉这一生,和错过这片美好的大地,罢了!

当门,打开之后,你要去哪里?

这道门,不仅是家门,

也是,你我的心之门。

2020年2月7日

毕于家中

u=2992370673,1103331273&fm=173&app=25&f=JPE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