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年7月25日

近几天感觉无事,本来想打算留在湛江一段时间按照既定的计划做些陌生的事情,只是后来出了些意外,便只能中途作罢,暂算把它安排到未来的时间里面去。

当一个人对于日程的安排并不太明确的时候,常常地做事情会按着感觉走。

上午,感觉阳光并不太强烈。乘车去了海田水果批发市场走了一下,九点点钟到的时候,

却是突然觉着这阳光晒得要命,简单转了一圈,便想回来了。后来突然间起了一个念头,想去天主教堂走一下,念头一起,便决定去了。招了车,问了价钱,简单接口几句便上车去了。

从市场到教堂,并不远的车程。刚到的时候,外面有一些行人,哪是母亲带着孩子,拿着气球,在教堂院内的门口,或许是做早堂刚罢。人群惭惭散去,我进去内堂,里面正在练朝圣歌,从侧间走了上去,都是半百的中年人,在一旁找了座位坐下,很宁静的环境与氛围,染然着这里所意味着的一切神圣性。

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召示着当初的受难与三天后的新生。依在十字架上,我抬着头,只是凝视,从十字架到堂顶,让时间散发在这朝圣歌的早练中。

天主教作为其宗教本身,一直地对于我而言是一个非介入的吸引对象。但是,每当我在教堂看着圣歌响起的时候,总为这所有的天主教徒感到幸福,为我所见到这样的一些人感到它们的荣幸。

对于全球所有的世界性宗教如基督教,犹太教或其后分化出来的天主教等等,我一直只是感觉得着自己全然地处在于一个并无任何宗教身份的人,也并从来未曾想着要把个人的任何东西归依到宗教的任何一个教派里去,只是让我总是觉得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中,有很多营养的成份可以塑造起来一个人,这是我在心灵里面所可以感受得着的哪些东西。因此,便使我觉得着这里环境之于我的熟悉。这是一种宁静的环境,一种可以让人全然面对回其个体自身的环境,一种抛开日常奴驾而获取一种心灵自由的地方。。。。。

对于这个世界而言,还能真正再找得到个体信仰的人,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对于整一个全球的价值与意识流均走向了工具异化对象的时候,从信仰的本身去把精神归依到一个认识世界上去的时候,确实地是一件并不容易的事情。

所有的这一切,已经与迷信没有任何的联系,而是真正的回归到世界的本源问题而延生出来的环境与氛围。我一直想在这些里面能够吸取得到从整一个人格特质上面来说的某一些素养。作为全球的整一个世界宗教,从几千年以前的犹太教到后期的分化。总是有一些东西是永远也无法分开的。我一直相信,无论对于整一个全人类的本身还是任何一个真正地为全人类做出任何一点事情的人来说,没有哪一个人是可以缺乏信仰的价值本身的。想想当初的十几个世纪以前,当有人喊出了要重估一切价值的时候,又有多少人的价值已经是在被工具化而不自知的了呢。

如果上帝死了,其实人也就死了。但是人类死了却已经好几个世纪,这是一个让人惨痛的价值命题。。。。。

 

附:过往写的关于宗教问题及其相关的思考文章:

2009年7月25日:一些想法

2010年2月26日:渊源于外在逻辑是悲剧起源之始

2010年6月18日:灵性与存在的零碎思考札记

2010年7月08日:灵性与存在的零碎思考札记

2010年8月19日:关于神及其真实的五层发现

2011年7月29日:过去两年来我哪诸神的“纠结”

 

2009年7月25日傍晚于湛江

 

 

已有2 条评论
  1. 陈陈 说道:

    路过~~~~

  2. 屌丝 说道:

    不知道博主交换链接否,谢谢

发表评论